五根好辣条

獭獭爱好协会荣誉成员

【MinhoxThomas】恋爱中的人智商五岁不能再多

校园AU

纯情且智障

Dylan宝贝儿超可爱啊啊啊啊啊(捧脸尖叫)



“嘿,”是Teresa,她走过来,有点不好意思的问:“你们有没有看见Thomas?”

  她拦住的是体育部的新生,他们当然摇头——这些菜鸟,甚至没资格使用训练器材,只能在外面的跑道上挥洒一下汗水。

  Minho从他们身后站起来,“大多数人训练完冲凉去了,你什么事?”

  不能怪他有点冲的语气和打量的眼神。当你部员的绯闻前女友做了些对不起他的事情并传遍校园的时候,出于任何原因他都没有立场对她表示热情。

  很漂亮,但眉眼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点过于凌厉,尤其当对方是Thomas时。没被这样的态度影响,她仍然对亚洲人露出善意的笑容:“你一定是Minho——我有些东西要给他。如果他短时间内不回来的话,麻烦你?”

  一个文件夹递到面前。Minho接过,低头看了看封面,“科学部。”他挑起一边眉毛,“我以为你们已经赶走他了。”

  Teresa做了个介于有点尴尬和“你懂的”动作,“我们并不是赶走他,只是他执意要留在体育部。他似乎认为锻炼四肢比科研更适合自己——抱歉,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你知道他,他那么聪明。”

  “执意留在体育部?”Minho的眼睛回到Teresa身上。

  “你不知道?”Teresa睁大眼,“哦,我不该说出来,Tommy会杀了我——”

  年轻男孩被她搞得一头雾水,而Teresa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她走向门口,一边转身对他说:“确保他今天拿到这份文件,拜托?”

  他唔了一声,把文件夹放进自己的置物柜里,顺带发了条短信给不在场的当事者:菜鸟,好好训练,回头记得来我这里拿Teresa给你的东西。

 

  惯例的周五体育部开会,惯例的走神。他转着手里的笔,还在想Teresa的话。

  Thomas是这一学年才加入体育部的。他是大二的学生,比这里大多部长们低一级。普遍规则来说,要么在进社时一鸣惊人,要么靠时间慢慢积攒能力和声望,中途变卦可不怎么让人敬佩,所以一开始他们都不太看得起这个细瘦的男孩,天生一副书呆子的样子,直到他在选拔时跑起来为止。

  老天,他跑得真快——Minho在终点掐秒表时露出诧异的神色。他跑动的姿势有种奇异而协调的笨拙,就像林间的鹿,你永远也搞不清楚那看似笨拙和不协调的四肢是怎么让它们绕过那些高低起伏的树根和错综复杂的树林的。他以超前后面人许多的速度第一个跑过终点线——然后摔倒了。

  他一点面子没给的笑出来,然后伸手拉起他,“你真逊,”他上下打量这个还在喘气的男孩,“明天滚来做基础训练吧。”

  对方起身后就躲掉他了的手,抬起那双深色的眼睛看他一眼,又迅速低下去。事实上,在熟悉以前,他很少直视Minho。这很可惜,因为在一年前他和Newt第一次来体育部时Minho就注意到了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你很少在男孩,甚至女孩身上看到这样的眼睛,它们周边是一圈浓密的睫毛,中间瞳仁清澈又明亮,总闪着水光,像有人弄哭他似的。

  当然,这双眼睛让人印象深刻,但这不代表Minho只注意到了这些。那翘得让人心痒的鼻尖,上面散落些可爱的棕色小痣;再下面是稍稍张开的嘴唇,漂亮的形状,让他表情放松时总带些温柔茫然的气息。可惜。他手里的笔顿了一下,啪嗒一声摔在桌面上,老师眼睛看过来,他连忙坐直身体假装认真:可惜他总是一副不服输的表情,好似别人欺负他,殊不知这样的表情让人更想欺负他。人总有种逗一只气呼呼的猫的原始冲动。

  然而运动总能让男孩们拉进距离。从一开始的生疏到现在几乎可以称作密友的关系,Minho可做了不少努力。他在凳子上调整着坐姿,努力按捺住微笑:Newt是个不忍心让任何人落单的好人,所有活动里都揪上了不怎么合群的Thomas,而Minho有直觉,比起那些莽撞又对他跑得飞快的腿抱有点竞争性敌意的人,唯一能胜过他的部长Minho或许是他最好也最无负担的相处对象。他们训练结束后一起吃饭,缩在游戏机前共度周末,这些活动里甚至开始不包括把他们凑在一起的Newt(可怜的好人,不过他这么受欢迎,是不会在意被这两个怪胎落下的)。他有不少朋友,可没有谁能像Thomas这样——

  他在形容词的搜寻里卡住了。手机震动起来,是正在被思索的那个:还有一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体能训练,明天带给我吧。后面跟着一个哭泣的emoji。

  可爱。Minho笑起来:小竹竿菜鸟,好好训练,早日赶上你英俊伟岸的部长。

  一个中指,“我要去训练了。”

  Minho在老师抿紧嘴唇的瞪视中收起手机,重新折磨起那只可怜的笔。

  虽然可爱这个形容略显浅薄,但想起Thomas,Minho总下意识的联想起一些软乎乎的东西,像是冬天里走进一家被阳光晒得暖呼呼的咖啡屋,抱着一只眼神温柔的棕熊抱枕什么的,听起来有点娘炮,但Thomas也不是什么筋肉纠结的健美先生。当然他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汉:他有肌肉线条漂亮的手臂和腹肌,很多女孩儿跟他目光对视都会脸红;但和Minho在一起时,他显得苍白纤瘦,那把线条漂亮的腰好似真的很需要他的手臂,他会把它围起来,然后将那个菜鸟整个圈进怀里——

  意淫自己的好兄弟,听起来逊极了,但有些事情不在青少年的控制范围内。他只能努力忽视幻想中的触感,再勉强把老师讲的那些零散词汇塞进脑子。这个发现让他沮丧,毕竟他习惯应对女孩儿们含蓄而火辣的眼光,却不知怎么处理好哥们儿之间不该有的性幻想。他只能把相处时那些似有若无的火星笨拙的暴露在空气中,祈祷那个菜鸟不要发现,然后勾住他的脖子,用嬉闹来转移话题。这种问题没法解决,甚至没法向别人寻求意见,他会被嘲笑和鄙视至死,天底下最逊的人。

  他的叹气迎来第三次刀割般的瞪视。

 

  四十分钟后老师走了,社团部门的学生们收拾桌上涂鸦得乱七八糟的笔记和倦容走出教室。他一边打哈欠一边跟在Alby身后走出教室。

  “嘿,”神采奕奕的是Newt,他今天没有训练,也不需要开会,“我和Alby一会儿去镇上买点补给,一起来?顺便喝一杯,或者看个电影什么的。”

  “Wow,周末活动,我都快忘记了。”Minho把书包甩在肩上,“刚巧我昨晚开好购物清单。”

  “是啊,我们都知道,受欢迎的Minho,把周五晚上留给了Thomas和他的PS4。”Newt翻了翻眼睛。“我短信他一起,但一直没回我。”

  “菜鸟今天被教练无限期延长了体力训练,可能抬不起手指回复你。”他的笑容可看不出一点怜悯。

  Newt总是为朋友忧心忡忡,“Thommy老拒绝一起出去的提议,他太害羞了——你应该把他拉出来,而不是和他一起宅在游戏手柄里。”

  “我们也经常一起去公园跑步啊。”对于这份顺水推舟的私心,他回复得没什么力度。

  金发男孩的神情有点意味深长。Minho赶紧转身换了个话题,引来Alby一个恶狠狠的肘击;他们一边打闹一边走向停车场,在门口Minho忽然停住了。“该死,我忘了我的外套——还有Thomas的文件夹。”

  “当然,当然,总是Thomas——”Newt拖长了音调,被当胸锤了一拳,附带一张字迹潦草的字条。

  “顺道帮我买回来,谢了。”Minho冲他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拍拍Alby的肩膀,转身就走。

  “那你晚上到底来不来?”

  “你们买完东西回来接我?”

  “滚!”

 

  跑回休息室的途中遇到了Brenda,她真的超可怕,连Minho都无法抵抗她的请(命)求(令),帮她把一些器材零件搬到实验室。这花了他许多时间,导致回到休息室时大部分人已经走了。

  他前后走了一圈,没有看到教练的影子。回到休息室时只剩最后几个人收拾着要离开的样子,他揪住一个:“看见Thomas了没?”

  “他比我们多两千米长跑训练,应该刚结束吧。”他们耸肩,脸上无一不写满了“那个可怜人”。

   Minho让他们离开了。Thomas的置物柜还没上锁,他还没走,也许可以等他一起去吃晚饭。

  可是人呢?

  体育场已经被确定空无一人。他走到置物间尽头,隐隐听到另一侧淋浴间传来水声。

  哦——。他笑起来,忽视心里一点不那么光明正大的杂念:淋浴间的水声显得有点孤单,显然他是一个人。

  也许他可以搞一点让人疑神疑鬼的声响,再哇的一声出现在他面前,小菜鸟被吓到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他完全没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幼稚的决定,大脑进行深度思考前脚步就带着他悄悄靠近,这期间驱动他的绝没有什么别的不可告人的原因,没有,他自我洗脑着,然后隐隐压抑在水声下的低喘就把他钉在原地。

  运动系大脑往往对情感消化较为迟缓,而直觉已经帮他综合各项因素得出结论:他需要再靠近一点。

  年久失修的淋浴间门板并不能完全合拢,从某个角度可以看到里面小部分情形:从脖颈到肩背,再到突然收拢的腰间,下滑到臀部,一根完美的弧线。他挺着背,模糊的鼻音淹没在水声里。

  运动完放松,来个手活儿,没什么奇怪,男孩就是这样被肾上腺素左右着;可偷窥自己的好友,那可真够变态的。Minho脑中闪过无数唾弃自己行为的词汇,他想做个好人,想拔腿离开这里,可他不能。他只能站在那里,看着Thomas漂亮的线条、蜜糖色的眼睛被情欲和水汽包裹着,硬得生疼,不能挪动一步。

  这项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似乎已经接近尾声,Thomas一只手撑在墙壁上,无助地抬头,水从他的发梢、睫毛、鼻尖滴下去:该死,明明只是手活,他怎么像是被操哭了一样。Minho内心在尖叫,在对他狂竖中指,还使劲压抑着叫嚣把他干翻的小恶魔,他太忙了,根本没法理会自己像个偷窥狂一样瞪圆了眼睛想捕捉每个细节的身体。

  Thomas很谨慎,但空旷的淋浴间麻痹了他的神经,他开始小声发出啜泣般的呻吟和一些无助的语气词,最后他浑身绷紧地扬起脖颈时,连自己也没听清自己说了什么。

  但Minho听见了。他射的时候那个发音。那是他的名字。

 

  等Thomas收拾好走出淋雨房时,面对面撞上一个尚自呆滞的Minho。他们对视三秒,Thomas嘭的一声关上了淋浴间的门。

  “你在这里干嘛?!”

  “我……我来找你吃晚饭啊。”

  又是一阵沉默。

  “你什么时候来的?”

  声音很轻,还有点颤抖,像是高空钢索上无法保持平衡的人。Minho下意识觉得他要哭了,Thomas真的蛮爱哭的,当然不是说这是个坏习惯。“还行吧,来了一会儿。”

  说完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对面声音更轻了,连呼吸声都变成了细细的一线。“你躲在里面干嘛,出来啊?”

  “……你都听到了?”Thomas背靠着门板轻轻蹲下去,他脑中同样一片空白,被撞破秘密的恐慌摄住了他的神经。

  与此相反,Minho却在震惊中开始闻到带着甜味的、巨大的被满足感,笑容把他的眼睛挤成一条缝,“听到什么了?你倒是出来啊,在里面不觉得闷嘛?”

  他都知道了。天啊。Thomas开始觉得呼吸困难,里面是很闷,但他打死也不会出去的,打死也不会——他不敢想Minho的表情。虽然现在人人口中喊着Love Wins,但被好兄弟发现自己喜欢他,这绝对是校园笑话里的头条。“你先走吧,你——”

  Minho开始敲门,特别重的一下,吓得Thomas一下子跳起来,转身靠着墙壁,他盯着那扇门的样子好像砸门的是所有深夜恐怖片里一起来索命的妖魔鬼怪。“不。”他使劲摇头,下意识积蓄起了眼泪。Minho砸门的速度加快了他脑海中失去理智的恐慌,是要进来质问他?还是直接把他按在地上打一顿?“不,Minho,拜托你,你先走吧,不要跟我说话,拜托——”

  砸门声安静了几秒。Thomas盯着那扇门,深吸了一口气,企图平静下来,然而下一刻重物砸开门锁的声音又一次把他钉在原地,Minho毫不费力地打开门,丢掉手里的杠铃:“逮到你了。”

  Thomas脑海中闪现了自己一万种悲惨而灰暗的未来,而他脑补的一切都没发生,Minho只是扑过来,把他压在墙上狠狠吻了一顿。

 

  Brenda嘭的一声放下餐盘。“我赢了。”她拍起桌子,“我昨天看到他们在教室后面亲成一团,天啊。”

  她做了个被雷劈中的表情。Newt挫败的把脸埋进手里,“那两个笨蛋,我还以为至少再拖上几个月呢。”

  Teresa吃了口沙拉。“事实上这是上周五的事情了。我当天就接到了Thommy的短信,他整个人都吓呆了,然后——”

  她故意停住,而Chuck只是痛苦的皱起脸,”Teresa,拜托,我们不想听细节。”

  “所以我是最后知道的那个。”Brenda将叉子恶狠狠地插进肉排里,“Teresa,告诉我所有的事。”

  “什么事?”

  当事人在她身边坐下。Thomas好奇地问。他和Teresa几乎穿同一条裤子长大,他们没有秘密。但这一次她只是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话题。

  Minho随后端着餐盘来了,然后他们视线就黏在彼此身上再也没撕下来过,哪怕边上的人全用微妙的神情交流着。在他们开始往对方盘子里调情般扔沙拉里的蔬菜时,Brenda扔下餐叉。“我的天啊。”她假装呕吐,男生们默默的别过脸。

  只有Teresa不为所动。“小Thommy得到了他的玩具熊。”她拉长声音,并确信Thomas什么也没听到。

 

  END


评论(15)

热度(129)

  1. 哭哭野五根好辣条 转载了此文字